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 > 第十一章 灵符阁,云舒
最新网址:www.tycqzw.com
    欠玄宗议事厅内,正位一把金龙太师椅灵气飘动闪着金光。

    但上面并没有坐人。

    其下,两旁各四把银龙椅,宗内八大长老纷纷落座。

    八人目不转睛,都盯着眼前一副悬浮在空中的虚幻影像。

    影像之上,十狱塔完整的浮现在其中,塔上满是红点,而每一个红点均代表一个弟子。

    “没想到这一次竟有弟子可以这么快便到达了第七狱,这一辈中真是人才济济啊。”

    三长老寒山子一手捋着胡须轻声笑道。

    虽然声音不大,但传入人耳中却能使人精神一振。

    二长老张其哈哈一笑,

    “应该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儿了,才步入凝神八段就去硬闯第七狱,哎呀,是该让他吃吃苦头喽。”

    虽然嘴上骂着,但谁都能听出来,那炫耀的语气简直毫无掩饰。

    “哼!”

    四长老莲秋汉突然冷哼一声,

    “你们印阵阁原本就是专修禁制术的,只是寻得了一些破解法门而已,如若真正以修为来论,我看那小子连第六狱都上不去。”

    “呵,禁制术本就是我阁专修,有本事你们神丹阁也炼些可以帮助登塔的丹药出来?我绝不多言!”

    张其老神在在的仰躺在太师椅上,连看都懒得看莲秋汉一眼。

    “你们两个就别吵了,一见面就掐上几句,能不能先看看场合?”

    八长老于颜语气严厉,但声音却是十分轻柔。

    闻听此话,张其与莲秋汉都冷哼一声,将头一撇,谁都不理谁了。

    “于妹妹,你就别给这两个老顽固打圆场了,成天就只知道动嘴皮子,有那本事出门打一架,我帮他俩护阵。”

    一道凌厉的声音,六长老曲芳华狠狠的瞪了那两个老头一眼。

    于颜抿嘴一笑,千娇百媚。

    虽然面容看似四十有余,但那略显的皱纹也掩盖不住那绝美的容颜。

    其实八长老于颜的真实年龄已三百有七,可在这八位长老中,也只是个小妹妹而已。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大长老魏真也终于发话了。

    “都安静,这次大比由我主持,你们别因宗主不在就给我讨事。”

    先是一声责令,随即转头看向曲芳华笑道:

    “曲长老,此次大比后会选出十名优秀弟子进入听云涧修炼,不知你那里准备的如何了?”

    仙云台是掌管宗门所有秘境的部门,而身为仙云台管事的曲长老此时也是微笑回道:

    “听云涧禁制已打开,随时可将弟子送入其中。”

    魏真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既然全部准备妥当,那我们就好好的期待一下这次大比会有那些弟子脱颖而出吧。”

    听闻,在场所有人便再次看向漂浮在眼前的十狱塔影像。

    而此时,魏真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

    “对了,云舒还在闭关吗?她早就是凝神九段巅峰了,难道想要冲击筑基?放弃这次宗门大比了吗?”

    此话一出,在场众长老纷纷互相看了看,但没人出声。

    五长老夜平更是轻叹一口气。

    云舒在没有被宗主收入门下时,本是灵符阁弟子,即使现在她已是宗主亲传,但也没脱离灵符阁。

    所以对于云舒,除了宗主之外,也只有他这个灵符阁阁主最为上心了。

    魏真沉默了些许,最终一声长叹,

    “算了,她有她的道,我们还是不要强求了。”

    要知道十狱塔自建宗以来从未有人登上过塔顶,而云舒以欠玄宗第一天骄的身份是最有可能登顶之人。

    当然,也是众人心中的希望。

    可这一次如果她修为晋级至筑基,那便和十狱塔再无渊源。

    一声声叹息,众长老纷纷摇头,但谁也没多说什么。

    抬头看向那虚幻的影像,希望此次大比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吧。

    而与此同时,十狱塔外。

    守塔人正靠在椅子上养神,突然感觉面前传来了一道凌厉的气息。

    猛然睁眼,只见一道窈窕身影正站在塔前,仰视着整个塔身。

    “灵符阁,云舒。”

    还没等守塔人坐直身子,女子便甩下一句话,大步走进了十狱塔。

    看着没入到塔内的身影,守塔人表情舒展,抬头望向塔顶,眼神中若有若无的闪现出一丝期望。

    宗门大比自此已经过去数个时辰,此时塔外被传出的弟子也是越来越多,大多都是满身伤痕。

    而那些在此贩卖丹药灵符的弟子全都喜笑颜开的纷纷围拢,与这些受伤哀嚎的弟子成了鲜明的对比。

    十狱塔直至往上,每一层的弟子也再逐步减少。

    最高的,也已有七八人到达了第七狱中。

    沈万按字眼分析着每一层碑墓上的名字,然后尝试着各种动作来保护竹千青与林不凡前行。

    冲海狱,岩浆狱,艰难的再次度过两狱。

    只是在冲海狱时,林不凡险些被巨浪拍出塔外,好在有惊无险,坚挺的度过了此关。

    两人每一层都要换一身衣服,而沈万也早已习以为常。

    就这样,除了爬塔能让他腿肚子转筋外,三人也终于到达了第七狱。

    癫镜狱。

    站在碑墓前若有所思。

    前几狱如果按字面意思来猜想,是完全可以脑补出大概样子的。

    风火雷电,无非就是那么几种形式。

    但突然冒出个癫镜狱,这下脑容量可有点不够用了。

    转头看看场内,稍远处有几道人影看不太清,而临近正有三名弟子做着奇怪的动作,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没太明白,轻移到林不凡身边低声问道:

    “怎么样,这一层有何感想?”

    不深不浅的一句话,想要听听林不凡怎么回答,这样自己也能从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林不凡听闻,认真的向着场内仔细观察了一番。

    这一狱和前几狱完全不一样,所见之处,全部都是无穷无尽的镜面。

    镜中透着镜中镜,那些身在其中的弟子,穿梭在无穷的镜中镜中。

    有些面前竟是自己的背影,而有些完全映射不出任何影像。

    一扇扇镜面相互穿插叠加,时而冒出神魔,时而射出光箭,时而毒物缭绕,时而空间轮转。

    看不出真实与虚幻,猜不透梦境与现实。

    林不凡眉头微皱,想要用神识感查一番,可刚释放出的神识,还没等触碰到场内任何一扇镜面,便感觉脑中一震,神识瞬间收缩。

    似乎被人推了一把,身子向后猛退两步,额头冒出丝丝冷汗。

    沈万见此先是一愣,随后连忙问道:

    “怎样?”

    林不凡将心神稳住,一字一句的说道:

    “无从下手!”

    “我尼玛……”

    这不完犊子吗?原本这塔就跟闯关一样,肯定是一层比一层难。

    可自己又看不见每一层的场景,接下来该怎么带着这俩人闯过去呢?

    有点抓瞎,大话都放出去了,难道自己要被钉在言而无信的耻辱柱上?

    “嗯……”

    沈万一筹莫展,而此时,竹千青却是柔声道:

    “当年文师兄还未踏足筑基时曾在宗内售卖过一本心得,那上面就有关于十狱塔的信息。”

    闻听此话,沈万眼前一亮,随即连忙问道:

    “什么信息?”

    “他当时闯到了第八狱,所以他把他所了解的关于前七狱的信息编写成了心得售卖给还未筑基的弟子,我记得当时他靠这个可没少赚灵石。”

    竹千青耸了耸肩,而旁边的林不凡也是应声道:

    “是啊,可后来宗门叫停了这本心得的售卖,怕以后十狱塔试炼再无公平可言。”

    “心得而已,至于吗?”

    沈万撇了撇嘴,觉得宗门小题大做了。

    竹千青却是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以为上面只有心得啊?文师兄可是把他觉得最好的破解之法都写进去了呢。”

    “破解之法?”

    沈万眼前又是一亮,

    “你们俩谁看过?有这一层的破解方法吗?”

    “没看过。”

    两人异口同声。

    沈万心里妈卖批。

    你们俩都没看过跟这逼逼个啥,说的老子热些沸腾的。

    三人站在石门里看着场内,此景略显尴尬。

    片刻,林不凡瞟了一眼身边的竹千青,然后又看了一眼沈万问道:

    “还站这做什么?走啊?”

    “我走你奶奶个腿……”

    沈万心道,但还是摆了摆手,

    “先等等。”

    说罢便认真的观察起场内可见的那三个人。

    沈万想从这三人的表现,再结合此狱的名字分析出一套可行的方案,既然那俩家伙形同虚设,那也只能靠自己来想办法了。

    可他才观察起第一个人,便见此人“啊”的一声,然后身形便消失在了场内。

    “……”

    还好第二个人还在奋力抵抗,也不去纠结第一个人的不配合,仔细的观察起此人。

    一刻钟,两刻钟……

    林不凡与竹千青见沈万如此认真的模样,也不敢打搅,只得默默的站在他身旁候着。

    终于,沈万动了,他突然站直了腰,脸上浮现出一抹贱笑。

    然后便转头对着两人说道:

    “走着,跟哥一起转圈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