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请夫君献上和离书 > 第一百六十章 总是她
最新网址:www.tycqzw.com
    谈少爷同样明显地愣了一下,神容多了份说不上是不屑,还是慎重的纠结。

    自己虽然是个只爱闲散度日的「败家子」,但也不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怎么没听说过最近有什么侍郎来了安化郡呢?

    那可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真到了安化郡城,即便是薛镇也该相见的,又怎么可能悄默声地出现在这里?

    周围的安化成百姓都认识谈少爷,本瞧见他为难戴着面具的李月娇和云团时,因着没认出人来,所以颇为李月娇担心,但又不敢来劝,只能在周围瞧着,此时忽然听见楚侍郎自报家门后,百姓们只觉得不安,慌乱地退得远了些,但又忍不住,依旧竖着耳朵往这边听。

    一时间街上的热闹、拥堵的人群,与这里两拨人的安静对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众目睽睽之下,谈少爷觉得自己丢了面子。

    「左侍郎?」他不再那样高声叫嚷,而是冷笑一声,乜斜着眼睛上下打量楚侍郎,尖刻道,「本少爷怎么没听说,有什么侍郎来了?冒充朝廷命官,可是死罪。」

    楚侍郎丝毫不慌,只淡然反问:「这位少爷若是不信,本官倒是可以现在就派人,去将官印取来,只是若本官拿了官印出来,今日的事情可就不能善了了。」

    他说着,对身侧一个唇红齿白,年纪最多十四五岁的少年:

    「子瑕,当街强抢他人之物,纠缠良家妇女,依着《昭律》该怎么处置?」

    那个叫子瑕的少年忙道:

    「回大人,依着昭律,当街抢他人之物,论价值处四十至百杖不等,徙千里。纠缠良家妇女,杖八十,罚银五十,徙千里,不得钱赎。」

    说罢,他垂手立在一旁,·很是安静的样子。

    楚侍郎负手,淡然地看着谈少爷。

    谈少爷背不住《昭律》,也不知道他们说得是真是假,但是瞧着他们的模样着实不像玩笑,心中更早信了楚侍郎的身份,因此不敢再嚣张,便假笑道:

    「岂敢岂敢?原来是楚大人,倒是在下冒犯了。」

    说罢,还装模作样地施了一礼

    他那三个妻妾本来还在那嘻嘻哈哈地笑着,忽见谈少爷折了腰,笑容都僵在了脸上,不再敢出声了。

    楚侍郎轻哼一声,颔首回礼道:「无妨,只望这位少爷,讲究些体面便好。」

    谈少爷的脸色阴了阴,又瞪了李月娇一眼,扭头便领着三个妻妾离开了。

    百姓们见没了戏看,便也都散开了。

    *

    大街之上,依旧如之前那般热闹。

    楚侍郎这才转过身来,虽然神容依旧冷清,但是眼中带了些许的温和,对李月娇道:「这位夫人受惊了,没事了。」

    李月娇看向楚侍郎的眼睛,将手中的灯笼递给了身侧的云团,而后摘下面具,对着楚侍郎施礼道:

    「多谢侍郎仗义出手,小妇人这厢有礼了。」

    楚侍郎看着李月娇的脸,眼中闪过一抹惊愕,旋即眉间竟有了喜色,嘴角也多了点儿笑意,问道:

    「夫人,是安阳侯世子夫人?李夫人?」

    李月娇当下怔住,看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只得问道:

    「侍郎认识小妇人?」

    楚侍郎依旧是那淡淡的笑意,对着她恭敬施礼道:

    「楚某是建隆八年的二甲第二名,在鹿鸣宴上,有幸见过孝惠郡主与夫人。」

    李月娇虽然依旧不认识脸,但听他这么说,当下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大昭的殿试之后,会舍鹿鸣宴,而宴会上不但有建隆帝,有学子,有当世大儒,有翰林

    诸君,还会有皇室亲族作陪。

    而李月娇嫁入安阳侯府后,便参加过一次鹿鸣宴,她并不很通那些经典文章,也少读诗文,因此在宴席上只时时刻刻跟着孝惠郡主,听了满耳朵圣人之言,颂圣诗文,虽也觉余音绕梁,唇齿留香,但对那些或老或少,意气风发的学子们,着实脸都没记住。

    却不想这位楚侍郎,竟颇有些过目不忘之能,不过是一面之缘,还能认出自己呢。

    想着,李月娇的脸上笑出了两个标标准准的酒窝,颔首笑道:「原来如此,侍郎不但好记性,也是官途亨通。」

    建隆八年中举,建隆十年已经做到了正三品的吏部侍郎,只怕这位楚侍郎不但学问好,办事好,背景也不一般吧。

    但李月娇却不记得大昭有个姓楚的高门望族。

    楚侍郎正要说话,忽得就听见一个女子尖声尖气的声音,刻薄地说:

    「哟?这不是世子的一品诰命夫人吗?如此正经讲规矩的人,怎得如今竟然当街,和个男人说话呢?」

    这样的话,配上那样阴阳怪气的语气,可是难听极了的。

    李月娇顿时皱起了眉头,看向穿着一身大红锦绣衣服,披着金线织银狐皮的斗篷,头戴金凤簪子,提着个兔子型的花灯,正袅袅娜娜,摇摇摆摆地向他们走来的齐芷青。

    楚侍郎更觉得她的话刺耳,沉下脸来,更是冷清非常地打量着齐芷青。

    齐芷青乍然和楚侍郎对了个脸,脚下一顿,眼中闪过丝惊艳。

    好俊秀,好正派,好高洁的一个男子,竟然能比薛镇还多了份清冷高傲之感。

    她未免看呆了。

    这副神情落在李月娇的眼中,只让她很想翻白眼,随即又有些佩服。

    齐姑娘就这点儿好,敢爱敢恨的,绝不藏着掖着。

    只是瞧她这身装扮……李月娇心中叹息,要不就是齐四公子根本没有劝过她,要不就是她根本不打算听齐四公子的劝。

    她轻咳一声,笑道:「齐姑娘,好巧。」

    齐芷青被她唤得一阵,回过神来,目光这才慢悠悠地从楚侍郎脸上移开,看向李月娇,脸上果然多了一丝厌恶,冷笑道:「可不敢说巧,怕不是妾身打扰了夫人的好事情吧?」

    说着话,抬起提着花灯的手,掩着嘴,呵呵地笑着,目光在李月娇和楚侍郎之间流转。

    显得更阴阳怪气了,惹得离得近的百姓,都不看花灯了,而往他们这儿瞧。

    楚侍郎本就被齐芷青方才的目光瞧得不快,如今见她如此,又听了她的话,顿时心生怒气,只是不好当街和人争吵,失了身份,只能冷道:

    「这位夫人,还请慎言。」

    齐芷青只觉得楚侍郎连说话的声音,都那样悦耳。

    她也不怕他,只继续掩着嘴,瞥着楚侍郎,笑道:「这位公子,妾说错了什么?若是清清白白,又怎么需要妾慎言呢?」

    如此强词夺理的话,更让人无法和她争竞,以至于哑口无言的楚侍郎脸上多了一丝飞红,皱着眉,只在心目中暗悔自己方才不当与李月娇搭话。

    自己行得正,自然不怕留言,却连累了夫人,真是不该。他心底想着。

    李月娇没看楚侍郎,而是看着齐芷青,眉头舒展开,嘴角带了笑意,道:

    「是啊,清清白白的,又何需别人慎言?倒是楚侍郎应该慎言。」

    她说着,这才转向楚侍郎,介绍道:「楚侍郎是新来安化郡的吧?因此有所不知,这位齐姑娘是淮王在此间养的外室,并非是夫人,楚侍郎,皇室规矩森严,可莫要错了,才是真惹事端了。」

    嗯?淮王的外室?!

    楚侍

    郎很是意外,瞧见齐芷青的脸色顿时铁青,便知道李月娇所言非虚,纵然不合礼数,但还是没忍住打量了一下齐芷青的红衣和金凤。

    而后,他心底立生怒意,移开眼睛,蹙眉低言一声:「胡闹!」

    他的这声「胡闹」,说的是淮王萧宁宸。

    楚侍郎是科举正道出身,受圣人之训,很在意孝道二字。

    而如今,淮王生母涂贵妃新丧,纵然建隆帝不需要天下人服丧,但淮王是亲子,自然要守孝道。

    可是他非但养外室,竟然还纵容外室穿成这等模样招摇过市?!

    成何体统!

    不知所谓!

    不肖子孙!

    拼着官位不要,他也要写折子!要参淮王一本!.c

    楚侍郎在心中狠狠决心,而齐芷青在一旁恨恨盯着李月娇,开口厉声道:

    「夫人,你我皆为女子,你害我至此,现在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楚侍郎听见这话,又好奇地看了一眼李月娇。

    什么叫害她至此?这又与李夫人有何干系?

    李月娇被她逗笑了,好脾气道:

    「齐姑娘,我虽然年轻,与你一般年纪,但我也知道,人生在世,当是你来一分,我敬一分的。因此姑娘既然无理取闹,我自然要咄咄逼人。难道姑娘上次,还没得到教训不成?」

    「你——」齐芷青正要发作时,又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自李月娇身后响起。

    「春柳兄?」

    楚侍郎,名稚,字春柳。

    众人循声看过去,只见穿着身素色衣衫,披着玄色斗篷的薛镇,佩剑缓步走来。

    那天之后,有日子没见的人忽得看见,倒让李月娇愣在了当地,细细打量着他。

    似乎,清瘦了些。

    「世子。」楚稚见薛镇过来,把心思压下,还是那般的冷清,拱手恭敬道。

    但声音轻松,显然颇为开心。

    云团见薛镇走过来看着她,反应了一下,忙也退到一边去,把李月娇身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春柳兄也是来逛灯会的?果然是好情致。」

    薛镇温厚地笑着,走过来时自然而然地抓起李月娇的手,眼睛却打量着齐芷清,面有不豫之色。

    怎么总是她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