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海 > 第355章 惺惺作态
最新网址:www.tycqzw.com
    中午吃过饭,乔酒去睡午觉,陆逢洲照例躺在她旁边。

    孕晚期睡眠质量不好,明明已经睡着了,但陆逢洲起身从床上下去,乔酒还是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她没睁眼,只往被子里缩了缩。

    陆逢洲捏着手机从房间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他脚步快了一点,赶紧出去反手把门关上。

    乔酒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房门,没当回事儿,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只是这一觉并没有睡太长时间,没一会儿,她旁边放着的电话也响了。

    乔酒眼睛都没睁开,伸手把电话摸过来,“喂。”

    那边顿了顿才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乔小姐。”

    乔酒还没醒,“你哪位?”

    对方说,“我是项龄。”

    脑子不太灵光,恍惚了一会儿才想起项龄是谁。

    乔酒慢慢睁开眼,正好对着窗户,窗帘拉了一半,外边还是大亮天。

    她说,“找我有事儿?”

    “有点。”项龄说,“乔小姐方便吗?”

    “不方便你也打电话过来了。”乔酒没太客气,“赶紧说吧,别耽误我睡觉。”

    项龄似乎是叹了口气,而后才说,“乔小姐的朋友上午找上了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跟乔小姐谈一谈。”

    她一本正经,“乔小姐别误会,目前陆总只是我上司,我们所有的接触都只围绕着工作,没有半分逾越……”

    “目前?”乔酒有点想笑,直接打断她,“项经理若是想好好解释,就不要玩文字游戏,谁都不傻,若是有别的想法,谁也管不住你,何必惺惺作态来这么一出。”

    她这么一说,对面就不吱声了。

    乔酒翻了个身,小孩子突然在肚子里动了起来,“你若坦然承认,不遮不掩,我还敬你有魄力,我和陆逢洲没有复婚,你对他存什么样的心思都正常,但你这么畏畏缩缩表里不一,真的很跌份儿。”

    这话有点儿刺激到项龄了,她突然嗓门大了一点,“乔小姐要是这么说,那我也就直说了,我确实是挺喜欢陆总,他年轻有为,我想应该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他的魅力。”

    可能是太激动了,说完这么两句她明显喘了口气,缓了几秒才继续,“就如你所说,就算你肚子里怀的是陆总的孩子,可你们两个也没复婚,我喜欢他,你应该也管不到。”

    乔酒哦了一声,声音挺平淡,“那你给我打电话解释什么?”

    这么一问,又把对面给问没动静了。

    还真被管薇给说着了,一点儿也不抗打。

    项龄外在条件不错,身边男人应该不少,还真是飘了,一点脑都没有。

    乔酒想了想从床上下来,走到外边去,陆逢洲不在家,出门了。

    项龄也不知道从哪里弄的她的电话号,还偏赶陆逢洲不在的时候打过来,很难让人觉得这只是巧合。

    乔酒靠在门框上,没心思应付她,“你要是找不出别的说辞,那就这样吧。”

    项龄应该不太甘心,我我我了几下,结果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

    乔酒直接把电话挂了,去了客厅。

    管薇应该听到了声音,从房间出来,“怎么了?”

    乔酒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肩膀,“没事,刚刚有个垃圾电话,应付两句。”

    管薇也没睡着,也过来坐在沙发上,左右看了看,“陆逢洲哪儿去了,怎么不见了?”

    乔酒托着肚子,“估计公司有事儿。”

    管薇仰头靠在沙发上,好半天后开口,“好想去酒吧啊,好久都没痛痛快快的喝酒了。”

    乔酒笑了,转过头来看她,“其实我这边不用你照顾,你可以回去的,你们家公司应该也挺忙的,你爸一个人未必能忙得过来。”

    “不回不回。”管薇缩着身子,“回去一堆事儿等着我,不想看见那些人。”

    “不想看见别人,难道你还不想看到明先生?”乔酒说,“你不想他?”

    管薇抿着嘴,好一会儿才说,“我跟他发发信息打打电话还行,见了面……感觉就变了。”

    她抓了抓头发,也有点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形容,刚在一起的时候感觉都挺好的,他跟梁修晋完全不一样,我在梁修晋身上没得到的东西他都给我了,但是时间久了,会发现可能感情回归到生活本质,都是大差不差的。”

    她叹了口气,“虽然说我跟明航是相亲认识,两家知根知底彼此都接受了,但其实他妈妈并不太喜欢我。”

    其实她也能理解,就好像乔酒以前名声不太好,她其实更差,自己开了个酒吧,一天天不务正业,哪个正经人家的长辈能毫无芥蒂的接受她。

    不过是觉得她家的家底子还行,两家联姻,对明家有帮助。

    两相取舍,也就同意了。

    但是相处下来,尤其是前段时间关于结婚的事儿,她不是很配合,明夫人对她的印象就更差了。

    管薇说,“可能她觉得她那么好的儿子,提了结婚我应该巴不得才对,没想到我犹豫了,拒绝了,可能她就觉得被打脸了,更看不上我了。”

    说到这里她都笑了,“你说说,以前梁夫人不接受我,现在明夫人看不上我,我怎么这么惨。”

    乔酒去她旁边坐下,“你现在顾虑的就只是明家夫人的态度么,你跟明先生,如果你们两个的感情好,其实那些都不是问题。”

    大不了婚后分开生活,不往一起凑,也就没那么多龃龉。

    管薇没马上开口,表情也带了些犹豫和恍惚。

    乔酒一见她这样就不多问了,管薇心里想的,她差不多也清楚了。

    陆逢洲一个多小时后回来的,见乔酒醒了还挺意外,“醒的这么早。”

    按道理来说,她应该一觉睡到傍晚的。

    乔酒问,“去哪里了?”

    陆逢洲把外套脱了扔在一旁,“去见了个客户,本来还想约晚上一起吃饭,我说实在没时间给推了。”

    乔酒想到个人,“那个什么共创的申总?”

    陆逢洲愣了一下,“这你都知道。”

    上次项龄在陆逢洲办公室里提过一嘴,今天在医院也提了一下。

    她差不多想到怎么回事儿了,“那申总多大岁数?”

    陆逢洲说,“挺大岁数,孩子都满地跑了,不过他是单身。”

    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