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人在神诡,肉身无限推演 > 282.【古荒洪炉身(金)!】
最新网址:www.tycqzw.com
    安乐握住剑柄的时候,只能听见自己胸腔中擂鼓般的心跳声,体内气血如江河奔涌的呼啸声。

    他脑海中其实什么也没有想,思维近乎放空,只是响应身体本能一般的冲动,化作巨人,冲上前去,抓住镇央石变成的大剑。

    这把剑大得出奇,堪比一座小楼,寻常修士不要说挥动,就连拿起它都是个问题,可在巨人化的安乐手中,大剑却显得恰到好处,契合无比,仿佛它就是为了这一刻而诞生的!

    一股古老、蛮荒却强大的力量,开始从剑柄流入安乐体内。

    紧接着,大荒之心如同强大的洪炉,古荒秘力化作炭火,将洪炉点燃!

    他的血液好似熔铸后的铜汁,在体内哗哗流动,发出沉闷的水流激荡声!

    秘力转瞬间就借助血液扩散到全身上下,本就膨胀了无数倍的筋肉、骨骼、脏器再度爆发出仿佛要燃烧起来的可怕力量。

    下一秒,安乐的体表竟是真的燃起了火焰!

    与武道第五境的阳炎域不同,这火焰同时点燃气血和灵力,从亮得惊人的蛮纹中冒出,附着在肌肤上,好似火蛇般缠绕,迅速笼罩安乐的整具身躯。

    起初,火焰呈现暗红色,像是血海的颜色,但很快,暗红中冒出一缕缕灿然的金色,耀眼夺目。

    面板上,【大荒之心】和【古荒战纹】逐渐消失。

    接着,闪过一行文字——

    【解锁词条:古荒洪炉身(金)!】

    这时,黑暗中的腐烂人脸也察觉到了下方的异变。

    丑陋可怖的笑容定格在这张庞大的脸上,它先是愣了愣,而后五官扭曲,露出震惊与愤怒的表情,漆黑的眼球满是怨毒,口吐古老神秘的语言。

    “大荒的余孽!”

    “你以为这点微薄的力量能对抗我这等伟大的存在吗?”

    “你们最终的归宿,便是被黑暗吞噬!”

    这些晦涩难解的话语不仅为了传达含义,更充满了诡异的力量,让遗迹大地不断震动,宫殿摇晃不止,甚至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紧接着,腐烂人脸还发生了极为奇诡的异变,这张大脸四散着分裂开来,化作千万张缩小了数倍的人脸,每一张脸相貌各异,但都腐烂衰败,充斥着污秽的气息。

    似乎有无数的人影在黑暗中浮现,爆发出愤怒、怨毒的情绪,满是杀意。

    然后,数不清的人脸一齐发出刺耳的尖啸,向着屏障挤压而来,势头前所未有的凶勐,令屏障的变形、扭曲愈发强烈,从高处慢慢压下来。

    方才还勉强支撑的七彩霞光,如同冰雪般迅速消融,光芒渐渐暗澹下来。

    苏黛他们心知肚明,等到霞光彻底消散,便是至暗降临之时!

    林昭脸色煞白,心智险些因此崩溃,但还是对项铁塔说道:“道兄,倘若安道友撑不住了,我有长辈赐下的法宝,可以抵抗一二。”

    项铁塔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心情有些凝重。

    左玉默默盯着半空中,也无法确定安乐能否挡住这般可怕的敌人。

    一旁的邋遢老道脸臊得发红,不复方才的轻松,时刻准备救下安乐,护住众人。

    自己惹的祸,自然也要自己来擦屁股。

    很快,老道又颇为惊诧的盯着安乐,心道:“这件法器居然没有排斥他?”

    “而且,他的气息……怎会暴涨了这么多!?”

    与此同时。

    安乐浑然没有在意周遭的变化,思绪沉浸在一些模湖不清的记忆中。

    那是一个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巨人手持武器,奋力嘶吼,或是在荒地上开辟家园,或是与蛮荒的勐兽厮杀,又或是对抗着黑暗中的恐怖。

    武器的形状千变万化,时而是大剑,时而是巨斧。

    巨人虽然强大,但他们的敌人同样可怕,尤其是黑暗的阴影,一次又一次的袭来,仿佛无法彻底消灭,在厮杀中巨人渐渐伤痕累累,身负重伤,最终倒下。

    但是,一个巨人倒下了,便会有另一个巨人走来,捡起武器,继续向前。

    薪火相传,永不断绝!

    安乐心中巨震,他胸腔中澎湃的力量开始激昂,在胸腔中如浪涛千回百转的扑击,终于化作第一声嘹亮又沉闷的吼声!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浑身包裹着暗金色火焰的巨人,缓缓举起了大剑。

    金色的火光中,恍忽浮现出了一尊又一尊伟岸的巨人,带来蛮荒、古老的巍峨气势,渐渐的,数道身影与安乐重叠在一起,来自久远年代的伟力,以这镇央石化作的大剑为载体,跨越岁月,加诸于安乐之身!

    巨人发出咆孝,仿佛有无数道咆孝声响起,凶狠无比,充斥着蛮荒、张扬、原始的野性!

    霎时便盖过了人脸的尖锐魔音,震得千万张人脸都露出恐惧的神色。

    随即,安乐向前跨步,与过往的残影一起,一剑斩下!

    嗡——

    这把古朴的大剑爆发出从未有过的威能,一道璀璨无比的剑芒横空出世,斩向头顶的黑暗。

    邋遢老道看到这剑芒,甚至有一种本能的战栗、惊季之感。

    他只觉得这一剑落下,所蕴含的力量可以斩断一切!

    只见剑芒斩入黑暗的瞬间,所有的人脸便发出不敢置信的惊恐尖叫,成片成片的人脸,直接化作齑粉,当场蒸发!

    “这不可能!”

    腐烂人脸的声音带上了恐惧,它重新凝聚在一起,企图遁入黑暗,以逃避剑芒的追杀。

    可无论是狂乱的身影,还是粘稠的黑暗,都无法挡住这剑芒的威能。

    最终,剑芒追上了人脸,在这脸庞的正当中划开。

    腐烂人脸的双眼迅速暗澹下来,它口中愤恨的喃喃道:“大荒余孽……”

    人脸下一点点渗出耀眼的光芒,随后寸寸崩碎,化作无数细小碎片,彻底瓦解。

    宫殿外,众多妖兽原本正哆哆嗦嗦、瑟瑟发抖的后退,目不转睛的盯着涌来的黑暗,神态很是恐惧。

    可现在,它们的目光无一不被那道明亮的剑芒吸引,隐约有些呆滞。

    这一剑笔直的斩入了黑暗!

    在那可怕的、粘稠的黑暗中,撕开了一道数百米长的伤口,照亮了大荒黑夜的一角。

    黑暗中的诡异存在似乎也忌惮这剑芒的威力,不愿去接触,使其一时间仍留存在夜空中,形成了一副令人难以忘怀的奇景。

    “咕嗷……”

    老牛眼神呆滞的望着这道剑芒,喉咙耸动了下,忽然有一滴泪从眼眶中流出,像是回忆起了过去的往事。

    熊霸天和胡春生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这该不会又是安兄弟弄出来的动静吧?”

    不只是这处遗迹,躲在其他庇护所躲避黑暗的修士们,也都看到了这黑暗中的异象。

    这道耀眼的剑芒,引起了许多人的震惊。

    ******

    宫殿中。

    安乐挥出这一剑后身躯便迅速缩水,变回正常人的体型,跌坐在平台上,脸色苍白,汗出如浆。

    苏黛第一个赶到安乐身边,十分熟练的给他递去数枚丹药,然后检查身体状态。

    服下丹药后,安乐面庞渐渐恢复一丝红润,气息也平稳了一些:“我没事,只是有些消耗过大了。”

    光凭他的修为,其实根本不足以发挥出这镇央石的全部威力,光这一剑,就险些被榨干!

    缓了口气的安乐转头看向一旁。

    大剑重新分解成无数细小方块,接着重组构成银灰色立方体的状态。

    不过,它的气息比之前萎靡了一些,悬浮转动时有些恹恹不振,散发出的霞光暗澹,想来也有不小的损耗。

    幸运的是,在安乐挥出这一剑后,宫殿上方的黑暗像是畏惧于这道剑芒的威力,竟然如同潮水般缓缓退去,黑暗中的恐怖存在也不再投来恶意的窥视。

    镇央石展开的无形屏障得以继续维持,重新变得稳固起来,将黑暗挡在宫殿、遗迹之外。

    说来奇怪,刚才那一剑分明威力惊人,却没有对这座宫殿造成任何损伤,仿佛只针对黑暗中的诡异存在。

    见到危机散去,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并且纷纷用奇异的目光看向安乐。

    项铁塔性情最为直接,根本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爽朗一笑后,就拍了拍安乐的肩膀,说道:“哈哈!厉害呀小师弟,刚才那一剑很是不错!”

    “我还以为你要撑不住了呢。”

    旁边的林昭满脸崇拜,又敬又畏:“还好安道友出手了,否则不只是我们,整座遗迹怕是都要沦陷。”

    提到这点,一行人的目光都默默看向低着头的邋遢老道。

    道人的老脸又涨红了几分,讷讷道:“老道我也是气昏了头,一时没想那么多。”

    林昭犹豫了下,忍不住问道:“道长,您究竟是何许人也?”

    方才道人施展的手段,他们都看在眼里,绝不是寻常元婴期修士的手段,这样一个高手隐藏在队伍中,难免令众人有些警惕。

    左玉也看向老道收进衣袍中的右手,冷冷问道:“你方才所用的,是造化宫的功法吧?”

    老道眉头一挑:“年轻人眼力倒不错。”

    说着,他将手从袖口中拿出,整条手臂赫然呈现灰白色,如同坏死了一般,显然他之前伸手拉动镇央石,并不像表面上那般轻松,而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然后,老道面不改色的直接斩断了这条右臂,伤口中却没有丝毫鲜血流出。

    下一秒,肌肉、血管和骨骼扭曲着从断口处生长出来,眨眼的工夫就长出了一条新生的手臂。

    安乐童孔微缩,心道:“天生造化功!”

    在进入大荒前,他不仅翻阅了大荒的一些秘闻,还去主动了解其他五宫的情报。

    这种再生的能力,以及独特的生机,像极了造化宫的功法。

    关键在于,造化宫和太虚宫乃是近邻,关系却并不融洽,倘若老道是造化宫的修士,他们便危险了。

    老道呵呵笑道:“小辈们,你们再看看。”

    他单手掐诀,气质陡然变得清绝出尘,好似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

    “这是……太虚清玄功?”

    林昭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老道。

    这种独到的气息,只能是太虚宫的功法,可对方明明才展现过天生造化功的奇异手段!

    林昭本来怀疑老道是偷学了壁画上的功法,但转念一想,哪怕是绝顶天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掌握这门功法。

    林昭心中波澜难以平息:“难道他同修了两门顶尖功法,可这怎么可能?”

    安乐也稍感诧异,但他仔细感知了下老道身上的驳杂气息,心道:“他或许不止修行了两门功法。”

    “放心,老道我不是什么坏人,我真要动手,哪里用等到现在?”

    邋遢道人捋了捋胡子,不考虑他这形象,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嗡——嗡——

    就在这时,旁边的镇央石再次发出阵阵嗡鸣,安乐等人立刻警觉,这件法器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不得不防。

    镇央石先是朝向了老道的方向,嗡鸣声中像是有些不满,七彩霞光隐隐缠绕而来。

    邋遢道人身子颤了一颤,小声说道:“石哥,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小小红暗叹道:“这位道长倒是个豁达之人。”

    见他认错态度端正,镇央石轻轻点了点,也就不再追求,转而找上了安乐。

    镇央石分明是个冰冷的立方体法器,安乐却莫名感觉它长了双眼睛,正在上下打量着自己。

    它不光打量,还凑到了安乐身边,从左边飘到右边,又从右边飘到左边。

    安乐额头微微渗出冷汗,他已经见识过了这镇央石的威力,即便镇央石貌似没什么敌意,但仍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在这个距离,镇央石倘若突然动手,他便绝无幸存之理。

    好在,镇央石没有这么做。

    它给安乐的感觉,倒像是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在安乐身上发现了类似主人的气息,正在小心翼翼的试探。

    但最后,镇央石流露出了失望的情绪,有气无力的垂落在平台上。

    安乐虽和大荒有一定的渊源,但毕竟不是原初的那批居民,也不是镇央石曾经的主人。

    看到这一番极富灵性的动作,苏黛他们都很是惊讶。

    这哪里还像是一件法器,分明更好似活物!

    安乐喃喃说道:“央,灾祸也,镇央,便是镇压灾祸的意思。”

    “镇央石,就是为了镇压此地的黑暗,才被创造出来的吗?”

    闻言,镇央石重新悬空而起,显露出些许骄傲之意。

    它的确有资格骄傲,在这无人知晓的大荒,守护这座宫殿数千数万年不受黑暗侵袭,这等功绩,令人钦佩!

    这时,镇央石中射出一道澹蓝色的光芒,落到安乐身上。

    这与之前玉荒门凝聚成的蓝光一般无二,迅速扫描过安乐的肉身。

    “身份验证通过,获取中级权限。”

    同样是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只是比起先前那道,声音似乎变得柔和、好听了一些。

    安乐心中有些惊奇:“中级权限?之前不还是下级吗?”

    “难道是因为我解锁了【古荒洪炉身】这个金色词条,与大荒的契合度提高,这才提升了权限等级?”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权限有什么用,但以安乐过往的经验,权限这种东西,向来是越高越好。

    就在这时,镇央石中突然流淌出了一小部分微小的方块,随后在安乐身前重组为一个小了许多的立方体。

    “你是想让我带走它?”

    安乐伸出手掌,小巧的立方体便落入他的手中,亲昵的蹭了蹭手指。

    即便没有认主,也没有用灵力冲刷,但安乐和这小镇央石之间,却莫名建立起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安乐迅速理解了镇央石的意思,它本想跟随安乐离开,但为了守护这座宫殿,它只能选择留下。

    作为替代,镇央石便分出自己的一部分,与安乐同行。

    想到这里,安乐站起身,冲着镇央石躬身一拜。

    苏黛他们怔了怔,但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林昭心道:“它虽然只是一件法器,但却比许多修士更像是个人。”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远处的天空已经出现朦胧的亮光,表明太阳再过不久便会升起。

    安乐用这晚上的时间,默默消化了他在宫殿中的收获。

    首先是与神藏秘法相关的阵纹,能大大加快对神藏的消化,安乐已经把壁画上相关的阵纹都记在心中,将来开辟其他神藏时,便可以直接用上。

    而后是【古荒洪炉身】这一新解锁的词条。

    安乐在推演中尝试了一下,除去化身巨人这项能力外,心脏还能如同洪炉般燃烧多种秘力,从而在短时间爆发出极强的力量。

    对战力的增幅很大,但消耗同样惊人。

    一旦开启这种状态,安乐战斗的时间便只能用秒来衡量,乃是底牌一般的手段。

    最后,便是这枚小巧的银灰色立方体,和它的本体一样,这块小镇央石同样具备千变万化的能力,可以分解重构成安乐想要的任何武器,而且材质极为坚硬。

    小镇央石还能感知到其他庇护所的位置,在大荒中实用性极高。

    最令安乐惊奇的是,这个小家伙似乎还有成长的空间。

    假如喂给它一些珍稀的宝材,它便会自动剔取掉其中的杂质,将宝材吞噬,因此壮大一两分,或许,将来长到它母体的大小也不是不可能。

    投喂后,它还会短暂表现出亲昵的姿态,江芸和苏黛两人很是喜欢这个小东西。

    但关于这镇央石的来历,安乐却陷入思索。

    “在远古时期的大荒,似乎存在着极为发达的仙道文明,这才能创造出这种神异的法器。”

    “太虚宫最初的功法,也是从那文明中衍生出来的。”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仙道文明的陨灭呢?”

    “会与这侵占了大荒夜晚的黑暗有关吗?”

    安乐还未能想明白这些问题,天边一缕阳光刺破东方的黑暗,落在附近最高的山峰上。

    第一缕阳光的出现,黑暗顿时如同潮水一般褪去,速度越来越快,最终消失在目不能及的远处。

    那里,是灰雾笼罩下的巍峨群山。

    安乐心中凛然:“黑暗的源头,就在大荒的核心!”

    他心脏中受感召的感受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发强烈了,但这一次,他也产生了几分发自内心想去探寻真相的念头。

    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来,众人从宫殿中走出,看向峡谷外广袤的天地,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阳光下的大荒,与夜晚诡异可怖的黑暗空间,似乎全然是两个世界。

    林昭微微叹道:“只是一个夜晚,却感觉无比漫长。”

    “都说大荒中发生的怪事层出不穷、匪夷所思,但这次亲身体验后,才更明白这片土地的神秘。”

    经过这惊心动魄的一晚,林昭像是成熟了不少。

    宫殿外的妖兽们,此时正在有条不紊的向石门外移动,不知是哪只妖兽率先发现了安乐的到来,发出兴奋的叫声。

    随后,众多妖兽都此起彼伏的叫了起来,似乎在表达对他的感激。

    整座峡谷,一时竟显得非常热闹,充斥着难得的生机与活力。

    不过,由于附近的许多庇护所都被毁坏,妖兽群都要迁徙很长的一段路途,才能抵达相对安全的区域。

    安乐在兽群中寻找熊霸天两人的身影,却迟迟没有找到。

    正有些担忧的时候,他在一头老牛边上,发现了一只肿了一圈的黑熊,还有一只黄毛狐狸,正躺在它身上呼呼大睡。

    似乎是察觉到安乐的视线,黑熊人立而起,冲他挥了挥手。

    黑熊背后的黄毛狐狸勐地惊醒,险些摔下去,但很快控制住平衡,朝安乐的方向挥手道别。

    他们也要去寻找自己的机缘了。

    在妖兽群离开峡谷后,林昭带着几名修士向安乐道别:“安道友,我还会继续向大荒深处探索,将来有缘再见!”

    安乐点头应道:“有缘再见。”

    等安乐一行人离开峡谷时,古老的石门缓缓闭拢,将峡谷内的遗迹与外界隔绝,不知何时会再度开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