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复兴的妖族天庭的希望
最新网址:www.tycqzw.com
    徐吉当然不知道这些。

    但,在他看到那个叫墨翟的青年时,道心之中,生出了些欣喜。

    这不仅仅是因为见到了历史上的名人的喜悦。

    更因为,徐吉从这个青年身上,看到了一些影子。

    一些说出来,可能会404的东西。

    略略沉吟片刻,徐吉已经有了决断。

    不能干预!

    墨翟还太年轻!

    他的理论,他的思想,他的追求,远远都未成熟。

    强行拔苗助长,只会让其将来寸步难进!

    作为蓝星人,徐吉明白,只有血和火的磨砺,才能铸造出真正的强大!

    此外,徐吉其实也并无在这样一个神话世界,真的怪力乱神的世界,凭空的编出一套适合的社会思想的能力。

    他就一个学渣。

    虽然现在,因为修炼变得聪明了。

    但也只是一个聪明的学渣。

    而且,他现在离俗世太远了!

    若是当初,徐吉初临凡尘时,在沙水河畔的陶家村的时候,遇到了墨翟,他或许还能培养培养。

    现在嘛……

    他已经不接地气了。

    高高在上的道祖,除了鲁山上的讲课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干预凡世,和凡人一起说话聊天了。

    如今的华国众生的悲喜,徐吉不懂,他们的生活变迁,对徐吉来说也只是柳树户籍薄上的一串串数据。

    老实说,华国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

    徐吉已经感觉有些失控了。

    二十几年间,华国就从沙水河畔的一隅之地,发展到了如今。

    技术水平,已经到了蓝星工业革命前的水准。

    某些地方,更是远远超过了。

    比如说农业,比如说食品业。

    华国现在已经有罐头了!

    你敢信吗?

    什么冷链,什么防腐剂,在道法神通面前,不值一提!

    人家反手一个圆周封印术,刻成阵纹,洒点香铜灰到瓷罐上。

    一个可以保存数月,依旧新鲜的罐头,就这么做成了。

    要是舍得,元婴道爷出手,在瓷罐烧制过程中,去窑坑附近祭炼一下,和瓷窑共鸣起来。

    出产的瓷器,堪比蓝星现代的工业品!

    所以,如今,华国有着大量的鲜鱼罐头。

    东海龙族,一手鸟粪,一手海鲜。

    赚的盘满钵满。

    隐隐,有着要成为神话世界的狗大户的趋势。

    总之,就是一个财大气粗。

    典型的资源型集团!

    水族也一样赚嗨了。

    很多早期来华国的水族,特别是柳郡最早的那一批,都已经发达了。

    一个个的在沙水河水脉之中,开凿起洞府,修的金碧辉煌。

    而且,一个个修为都是飞涨!

    元婴满地爬,化形不如狗。

    便是地仙,都出了好几个。

    这就是大力出奇迹了。

    最紧要的是,这些家伙的功德很多,所以,对他们来说,金仙之前,几乎没有障碍。

    所谓的飞升劫,压根不存在。

    但,没有一个肯飞升的。

    曾经高不可攀的天庭,如今在华国的顶级修士圈子里,大概和臭要饭的差不多了。

    这就是人间道统的魅力所在。

    一个强盛的道统,对一切仙神,都有着致命吸引力。

    人皇时代,连金仙、准圣

    ,都要向人皇称臣。

    甚至,修为越高的,就越需要道统的助力。

    哪怕是道祖人物,也不例外!

    这些,徐吉都已经从老神仙处知晓了。

    徐吉默默的在这个小小的墨社,观察了半个月。

    看着这些青年聚集着学习、修理、摸索。

    果然,现在的墨翟,并没有萌发任何思想或者追求。

    他和他的小伙伴们,所追求的,仅仅只是在华国立足。

    好好修炼,天天努力。

    然后考上鲁山,成为一位光荣的「高中生「。

    这就是墨翟的全部了。

    换而言之,现在,墨翟是一个日子人。

    和曾经的徐吉一般,追求的只是自己的小庆幸。

    但因果的纠缠,却注定了他不可能只是一个日子人。

    ……

    徐吉在墨社之中,旁观着名日墨翟的青年的生活时。

    陆压道人,也架着祥云,重新回到了南瞻部洲。

    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陆压道人这些日子,在三界之中,邀请来的诸多同道。

    这些同道之中,有着洪荒时代,就已经成名的人物。

    也有巫妖大劫后,才展露头角的人物。

    更有着遁出南瞻部洲,隐世不出的人皇遗老、殷商孤臣。

    其中,单单是大罗,便有着足足三人。

    分别是西昆仑炼气士度厄真人、隐居于北俱芦洲的融天大圣凿齿以及一头大罗境界的麒麟之子黑风。

    这三位大罗之下,便是十余金仙。

    以及诸多道君、帝君、大圣带来的门徒弟子、仆役附庸。

    所以,陆压的云头,出现在南瞻部洲的天穹上时,黑压压的云团,铺天盖地。

    而陆压道君,能带回这么多帮手。

    除了他交游广阔,人脉众多之外。

    陆压自己也有着特殊性。

    近几年来,陆压发现了,他可以偶尔的灵光一闪,从而与天道产生某种交感。

    尽而在冥冥中,得到启发,知晓一些因果大势。

    靠着这个,陆压成功的说服了这许多的大罗、金仙,愿意拖家带口,来助陆压一臂之力。

    甚至主动为陆压道人,呼朋唤友。

    那融天大圣凿齿,便是度厄真人多年的密友。

    「道兄!」凿齿停下云头,感受着南瞻部洲之中,已经起势的因果狂潮,难免犹豫踌蹰起来,与陆压道人说道∶「这人间因果,如此险恶,本会元之劫数,恐怕已经不亚于昔年的人皇劫了!」

    作为大罗,凿齿可以轻易的通过元神和天地的交感,来知晓因果变化。

    如今,在凿齿感知中,那界限之外的南瞻部洲因果狂潮,已经从氤氲转向了起势。

    一场可怕的因果风暴正在积蓄能量。

    一旦爆发起来,金仙陨灭,大罗喋血,甚至准圣悲歌,恐怕也只是寻常。

    作为昔年妖族天庭之中,看守妖庭的妖将。

    凿齿曾经亲眼目睹过,祖巫和妖帝之间的交手。

    混沌钟震碎星河,祖巫真血,点燃群星。

    周天星斗大阵粉碎山川,打碎地脉。

    在那样恐怖的灾难中,哪怕金仙,也只是大劫之中的杂兵。

    便是准圣,也是战战兢兢,一个不小心就是灰飞烟灭!

    陆压道人听了凿齿的话,稽首一礼,道「道友勿忧!」

    「南瞻部洲如今,虽然凶险,却也蕴藏着吾等证道的机缘!「

    说着,陆压道人将

    自己的至宝斩仙葫芦祭起来。

    轻轻吹了一口气,陆压道人念动咒语。

    对着宝贝就是一拜「请宝贝昭示前路!「

    斩仙葫芦,滴溜溜的一转。

    温养在宝贝中的飞刀,从葫芦中飞出,绽放出毫光。

    那毫光倒映出一个地方。

    群山环绕,大河涛涛。

    正是昔年的中原重地、姬周故都,现在已经被凶孽、邪祟完全破坏的雒阳!

    如今,那昔日繁华的雒阳,已经完全废弃。

    曾经的宫阙城池,都被埋在荒草之下。

    灵脉隐遁、地脉衰微。

    昔日的良田、村社都已经荒废。

    就连凡人,也早就逃遁一空。

    群仙见了,面面相觑。

    他们虽然元神已经在和陆压道人的接触中,日渐为因果孽障所蒙蔽。

    但见识、理智,还是存在的。

    毕竟,他们还未真正踏入大劫。

    如今,天地因果,也只是起势,并未真个席卷。

    陆压道人,固然可以用一句「道友请留步「,来留住人,并让人在莫名其妙中答允一些合理要求。

    但他终究无法让人傻乎乎的送死。

    更不可能让这些积年的大罗、金仙们变成傻子。

    而且,这个时期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无论是陆压还是其他人,都不知晓这一点,都不知道自身已经是因果的孽障,大劫的劫柴这个事实。

    所以,陆压道人见了宝贝指引的,竟是雒阳,一时也有些慌张。

    但,慌张过后,陆压道人就大笑起来,对群仙说道∶「诸位道友,那雒阳,正是吾等大有作为之地!」

    「更是吾等证道之所!」

    度厄真人稽首问道「敢问道兄所指?「

    陆压道人道「人教圣人曾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祸福转换,因果交错,从来玄奥非常!」

    「然而贫道不才,蒙天厚爱,可从蛛丝马迹之中,觅得因果生机所在!「

    「不瞒诸位道友,那雒阳如今虽然残破,但生机却已然在残破中重新孕育!」

    「吾等前往雒阳,只消数年,其地脉便可能焕发生机,灵脉重新复苏!」

    说着,斩仙葫芦里,就投射出一道无色毫光。

    这毫光落到斩仙飞刀上,让宝贝所倒映之地的因果显化。

    众仙定睛一看,果然!

    雒阳山川大河之间,因果正在缓慢消退。

    阴阳五行循环,正慢慢的回归正常的秩序。

    这是天地正理!

    昔年,巫妖大劫将三界都打碎了,远古星汉更是被彻底破坏,无数星辰打成了碎片。

    然而,女娲圣人补天之后,不过数万年时间。

    碎裂的大地,重新愈合。

    破碎的星辰,彼此相融,变成新的星辰。

    人皇劫亦是如此。

    无论大劫打的多么惨烈,只要给时间,天地会自己愈合创伤。

    只是……

    仅仅是这个,还不够!

    「道兄!」一直在旁边没有吭声的黑风,哼哧哼哧的问道「道兄曾与吾等说过,本会元的大劫,将有别于其他劫数……」

    「如今,既到了南瞻部洲,还请道兄开示其中玄妙!「

    所有人都看向陆压道人。

    这位曾经的妖帝子。

    他们之所以肯离开自己经营了数个会元的老巢,跟着陆压道人重归南瞻部洲,自身元神,被因果孽障迷了眼,甚至都不算关隘。

    他们真正动心的缘故,是因为陆压对他们许诺了,本会元大劫,存在着一个无比玄妙的关窍。

    只要掌握住这个关窍,那么,大家就能以小博大。

    从而在诸圣的棋盘上,出奇制胜,赢得筹码。

    正是因此,这些积年老怪,才肯出马。

    不然,陆压道人口舌再利,他就算说上一万句「道友,请留步,,也不可能忽悠来这么多人。

    就像昔年的申公豹,在截教仙人面前,说一句「道友请留步,,只是引子,一块敲门砖。

    真正打动截教群仙的,还是申公豹描述的人间大战细节。

    陆压道人看着众人,点了点头,道「如今,既到了南瞻部洲,贫道确实该与诸位道友,坦诚以待了!」

    说着,陆压道人便祭起了自身的另外一件宝贝∶钉头七箭书。

    此宝本是昔年妖族天庭的压胜之物。

    乃是妖帝用来勾绝罪臣的宝物。

    落到陆压手中,才变成了咒人元神,取人性命的异宝。

    但其作为妖族天庭的压胜之宝,本身依然保留着昔年妖族天庭和天道之间的羁绊。

    虽然已经微弱了许多,但依然可以在某些情况下,通过此物与冥冥中的天道意志沟通。

    当然,天道肯不肯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但,在陆压祭起这钉头七箭书时。

    宝贝立刻大放光明。

    无数异象,纷纷显化出来。

    一股浩瀚的无垠景象,从宝贝之上显化。

    群仙看着,两股战战,纷纷匍匐在地,收敛元神,恭恭敬敬的三叩九拜。

    这是天道意志!

    虽然只是一缕!

    然而,敬天法地,是每一个修士的基本课。

    也就是自三圣皇后,人族王朝之主,攫取了祭天和祀地的权柄。

    从此,只有人族道统之主,才能祭祀天地,也只有人族之主对天地的南祭,才会被天地接受。

    不然的话,金仙、大罗们,会和洪荒年间一般,恨不得年年祭天、祀地,以求得一次与天地交感的机会。

    如今,天道意志,通过陆压道君的宝贝降临。

    哪怕只是一缕!

    却也代表了天道对陆压的看重!

    象征着陆压道君,是承载了天命之人!

    这彻底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

    在这个刹那,金仙以上的人物,都从那一缕降临的天道意志中,感受到了本会元大劫的一个可能。大争之世!

    本会元乃是大争之世!

    必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在本会元的大劫之中,将没有人可以独霸南瞻部洲。

    感受着从天道意志之中,传递出来的可能。

    陆压激动的手都在颤抖了。

    」百家争鸣!」

    「善!「

    「百家争鸣!「

    他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希望,复兴妖族天庭的希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